背景:
阅读新闻

湖南教材出现致命错误 湖南教育科学研究院致歉

[日期:2017-09-15] 来源:三亚二中  作者:2017-09-15 13:09 [字体: ]

教材编写权开放还是收回?

即将前,湖南省一本处所教材《生命与健康常识》被曝存在“致命错误”,其中“溺水救护”知识出现错误。曝光后,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表示,就该教材部分内容不全面、不完善、更新不及时向全省中小学生以及社会各界表现歉意,并将印发更正告诉。

这一事件引发了更广泛的疑问,教材中还有多少像这样的错误?这些低级错误又是如何发生的?为此,有观点认为,应该开放教材编写和采取机制,引入市场竞争,避免相似的“致命错误”再次出现。但也有不少人以为,教材事关下一代成长,不能容易交于市场,否则可能出现更加致命的问题。

●正方

活气和稳定应该坚持均衡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学)

教材编写和采用的模式,前些年一度开放给各省,各省可以自己编写教材,但这也并非开放给市场,通过竞争来进行。近年来的趋势则是在逐渐收回。

开放和收回的讨论其实一直都存在,然而教材的问题兹事体大,很难说某种措施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但可以知道的是,完全开放给市场很可能导致危险无法掌握,出现更大的问题。从目前的情形看,也确切还没有出现完全开放给市场的可能。

当然,讨论的目标主要是中小学教材,大学教材的编写相对来说更灵巧一点儿,经验丰盛、学识更好的老师可以自行编写,经过一定的审定程序之后,就可以变成教材。另一个市场化水平比较高的是教辅资料,但教材的编写和采用一直都是严格治理、有限竞争的状态。这样做是有利益的,因为中小学教材的问题非常复杂,既有教育部统筹的需求,也有各地方自身计划的需求,还有考试、升学的问题等,很难采用开放的编写和采用模式。同时,教材自身有极高的准入门槛,学校使用教材有统一的规范和要求,不是几个人忽然有个想法,编一本书就能当教材的。

从效果上看,收和放各有特色。收的成果可以更加方便地管理,保证教育质量,局限性则在于多元性不足,好的教学尝试和成果,难以倏地体现在教材之中。放的结果,可以出现百花齐放的局势,也便利扬长避短、相互促进,局限则是各行其是,难以节制教学质量等。

实在,这些讨论意义并不是很大,且不一定可行,对教育的赞助也不是很大。以人们探讨比较多的语文教材为例,语文教育的目的是训练学生的语文才能,但许多讨论和这个目标没有太大的关联。同时,这些讨论也很难出现广泛认可的结论,也就更加难以做出选择。

我们都知道,许多关系国计民生的范畴是不可能纯洁依靠市场竞争的,教材事关百年大计,更要谨慎,既不能太死,也不能放任自流。而在教材的问题上,我想最重要的并不是开放还是收回,而是如何在稳定和多元、实用之间保持更好的平衡。

教材的稳定性、基本教育的适用性非常重要,孩子是社会的未来,不可能把他们当成实验品,不能用他们来试验各种教材的优劣,一个人买了一件不好的商品,无非就是损失点儿金钱,但教育出了问题,就绝不是那么简略的。

同时,教育本身也在不断地提高,尤其在互联网时代,各种新的探索、新的教育成果不断出现,现有的教材怎样吸收这些新的结果值得重视。同时,如何给新的摸索留下一定的空间也值得思考。

从小在网络时代成长的孩子对教材的需求和以前的学生并不完全相同,怎样适应他们的需求,这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

所以,对于教材,统一的管理必不可少,但同时也应该斟酌如何保持教育的活力,找到既适合教育,又可以保持探索性的办法,以此来适应社会的发展,适应不同时代的受教育者不同的特点。

●反方

开放和竞争造就更好的教育

熊丙奇(教育学者)

教材中“溺水救护知识错误”的事件,是不应该发生的。教材的编写者岂但缺少相关生命救护常识,更缺的是编写教材的常识,编写教材应该非常严谨,要广泛听取专业意见,绝不能闭门编写。

值得注意的是,这本《性命与健康常识》中涌现的“致命过错”,波及的内容并不精深,是应用教材的学生发现的,学生发现有关“溺水怎么救护”的内容和其游泳教练讲的不一样。当然,学生并不能确认是教练说的对,仍是教材说的对。但由于说法不同,毕竟按谁说的去“救护”,就是人命关天的大问题。

据报道,湖南省教育厅对此事高度重视,很快组织部分水上救济专业人员及医护职员对该教材“溺水怎么救”相关内容进行了剖析论证,要求教材编写者依据专家论证意见对相关内容进行修订。这样的论证会是迟到的论证会,在教材编写或者审核时就应该组织,如果事先有这样的论证会,那“致命的错误”就能够防止。

我国各地开端在中小学生中进行生命教育、生活教育,这是可喜的先进。生命教育、生活教育,是学生不可缺乏的重要教育。而发展好生命教育、生活教育,不能只有概念,重视形式,更重要的是要让学生真正建立生命尊严意识、健康意识,同时学会相关生存、逃生、救灾的技巧。这样的教育就必需立足生活,不能只给学生讲大道理,脱离实际闭门造车地谈爱护生命、教一些教育者自认为正确的救护办法。

从公然信息看,教材编写者自己好像没有实际救护经验。这并非问题所在??不能要求编写者就有一线救护阅历,但假如编写者没有经验,却凭本人想象,或者一些资料中的信息就编写内容,这就会出问题。适合的方法是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

这也是我国教材编写中一直存在的问题。近年来,针对中小学教材,不断有家长、老师和专业人士质疑编写错误,甚至是一些低级错误。而之所以产生这样的错误,与教材的编写机制有关,往往就由几位专家编写,然后交教导主管部门审定,鉴定后供所有学校、学生使用。这很轻易造成教材的编写和实际教学脱节,也会由于编写者本身视线、专业知识的局限而呈现教材内容的疏漏。

建立开放的教材编写机制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基本之道,可这样的编写机制在现实中却很难树立。当面的原因是,教材的采用就由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决议,使用教材的学校、老师、学生、家长并不能参加到教材的采用过程。这就导致教材编写者只对审定者负责,而不是去深刻调研,懂得学校、老师和家长的意见,以此进步教材编写的质量和市场竞争力。如果在一个充足竞争的环境中,质量高、适合学校教学的教材会得到认可,有学校选用;而编写质量低、不适合学校使用的教材,即使出版也无人问津,这就会促使教材编写不得不建立开放的机制。所以,对于地方教材来说,有必要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可以有多个版本的不同教材,不由教育主管部门指定使用,而由各学校自主选择使用,在选择时充分听取教师委员会和家长委员会的意见,这样可以增进地方教材更具地方特点,也提高编写质量。

●主持人说

跟上知识更新的脚步

《大学》里提出儒家的八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格物是第一门工夫。孔子教儿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诗可以兴观群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草木鸟兽之名”。“多识草木鸟兽之名”,显然就是最基础的格物功夫。

到了朱熹时代,格物的学问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要“格物穷理”“推及吾之知识,欲其所知无不尽也”,要穷尽天下的知识和道理。王阳明发现了“格物穷理”的问题,认为不可能有人格尽万事万物,但他解决的办法却很奇葩,叫做“心外无物”,认为“言心则天地万物皆举”,作为哲学,或者是第一流的唯心主义学问,但如果用之于教育和学习,显然背道而驰。

尤其在知识爆炸的现代社会,人类的知识每一刻都在扩大和更新,没有人能格尽万物、穷尽道理,更没有人能心外无物。恰好相反,“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就更多”。因此,对知识保持谦卑的立场,比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溺水救护”的错误也许还会出现,正如编写者所言,“10年前可能没这么多争议,但现在的医学有更新的认识”。知识永远在更新,谁也不能保障今天正确的知识不会在来日被推翻。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教材的更新远远跟不上知识的更新?

本版主持 周怀宗

收藏 推荐 打印 | 阅读:
相关资源链接